酸辣土豆丝丝丝丝丝

Just like you said (7)

随便看看吧
(๑˙ー˙๑)




Shaw看到人就射穿了他们的双膝,那些人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她跟着TM的指令来到了一间小屋,她听到里面的人正讨论着Root逃跑了怎样把她抓回来,她的眼神更冷漠了,她把门轻轻地推开了一条缝,拉开烟雾弹的拉环,扔了进去,里面的人来不及反应,便被一个矮小的身影打昏,她找到了Mike,射穿了他的膝盖,打断了他的几根肋骨,又狠狠地踢了几脚。“Lionel,i have two gifts for you.”Shaw叫来了可爱的胖警官。

她让Lionel把这个毒窝清理掉,还有那个在纽约的小作坊。

这才心满意足地开车回了家,路上还带了三份牛排,一份沙拉。

“Why didn't you tell me?It's dangerous!”这是Shaw回去后的Root第一句话,Root一脸严肃地看着她,虽然她知道Shaw肯定没事,但还是不开心Shaw瞒着自己。Shaw愣了几秒,耳机里传来声音,“I'm sorry.”


Shaw翻了个白眼,她是不是真的要把TM给烧了呢,或者把Finch的书全烧了。



当Root回到地铁,Finch,Reese还有Bear开心地不知所措,以至于Finch问Shaw在哪,Root说她拯救号码去了,Finch忘了Shaw也让TM跟她说不要告诉Root,Finch一脸疑惑地说:“There is no number today.”当他说完这句话,他才想起来,完了……

“What?She lied to me!Where is she?”
Root还没爆发自己的怒火,脸上恐怖的微笑使Finch说话都不利索了。


在Root的逼问下,为了保住小命,他就范了。


Shaw逃过Root怒气冲冲的视线,跑进了浴室。


门随后被打开,Root穿着黑色内衣和内裤,诱惑极了,“Sweetie,i'm coming.”

Shaw只是翻了个白眼,继续抹自己身上的沐浴露。

Root慢慢地走到她背后,一口咬在她刚洗干净的肩膀上,也许有点用力,Shaw“嘶”了一声,这带有情欲的挑逗,怎么能忍住呢。Shaw一下转过身,把Root狠狠地抵在浴室的墙上,水汽氤氲,使Root原本就好看的脸更带几分姿色,她给了Root一个缠绵的吻,她舔了舔Root还没好完的淤青。从脖子到下,绕开伤口,轻轻地吻着这个死里逃生的傻女人……

又是缠绵一夜......





(๑˙ー˙๑)这么烂的文我也不想说啥了




Just like you said (6)

本渣去上学啦∠( ᐛ 」∠)_
不准打我,反正你们也打不到◝( ˙ ꒳ ˙ )◜嘿嘿



当Shaw看着浑身伤痕的Root躺在床上,听完了TM讲述了整件事的经过。

她愤怒极了,她握紧的拳头在想,那帮人一定死无全尸。

Shaw这么静静地坐着,看着心爱的人儿,她轻手轻脚地出去,把满地的空酒瓶慢慢地清理掉,把整个家打扫了一遍,她不希望Root住在这种颓废的气氛里。

她收拾好一切,准备好一包武器,一个面罩,一个烟雾弹,藏在了自己车的后备箱里。

“If you tell her,i will burn you.”

“OK.”

Shaw忙完之后轻轻地上了床,她不敢抱住Root,怕她的伤口被挤压。

她也渐渐地睡去了,梦里满是各种Root被折磨的场景。

这使她起床之后更生气了,她早早地准备好早餐。

轻轻地拍了拍Root,“Hey,get up,it's time to have breakfast。”

“I have a number today,you can go to the underground to see our old friends and Bear,they must be surprised.”

“Absolutely,Sweetie.”Root瘪瘪的带有淤青的脸上扯着一个笑容,这让Shaw看着很不是滋味,怒火更旺了。”

Shaw顺着TM给的路线找到了那个工厂,戴上面罩。

冷漠的眼神,强壮的手臂,她拿出一把机枪,上膛,走进了工厂。

他们完蛋了。






我知道很烂
Ծ‸Ծ我也只有这水平了
对不住啦





我都想打自己了∠( ᐛ 」∠)_
不许打我!!反正你们也打不到◝( ˙ ꒳ ˙ )◜嘿嘿



Just like you said (5)

不想吐槽自己了∠( ᐛ 」∠)_




Root在黑暗中计划着逃跑,可实施起来,真可能要了她的命。


第二天,门被打开,强光刺入Root的眼睛,她用手挡住强光。来了两个壮汉,一个站在门口,另一个丢给她一盘东西,一盘沙拉,就几片菜叶子,看样子并不新鲜,像是放了好久的,这不够塞牙缝的。

“If you don't eat it in ten minutes,you will die.”说完就走了。

Root一天半没吃东西了,硬着头皮吃了下去,味道有些恶心,但为了活着,为了Shaw,这算什么。



今天的折磨又开始了,Mike今天拿了一根鞭子,很粗,打在身上肯定皮开肉绽。


那根鞭子在Root身上抽打了二十几遍,她已经痛得不省人事了,她昏过去的最后一刻,仿佛听到了TM说话,“I will save you,and i'm always stand by you,i.....you”

Root没有听清,但她笑了一下,她知道,她绝对能救自己,她永远都相信她。


身上的疼痛使自己醒来,她不敢动,一动就牵扯到伤口,比中了好几枪还疼。

“Hello,Root.Can you hear me?”

Root听到了久违的电子声,露出了欣慰的微笑,“Absolutely.”


“There's going to be a truck coming up tomorrow.You must jump onto it and go back by it there will be two persons to give you food,and you should beat them and get their guns。”


Root听着TM给自己的逃生计划,心底有些苦涩,当初为什么她不在呢。但她知道那是有原因的。

TM因为大战后重启丢失了很多指令,也包括在这种时候要救Root。但Finch碰巧在那几天内把TM恢复了。

第三天了,门被打开,Root眯着眼睛忍受着强光,用自己的小胳膊细腿把两个大汉撂倒了,顺利拿到了枪,Root沿着墙边轻轻地走,走到门口,附近没有人看守,这里好像是后门,正门应该在另一头,她一路小跑过去,在一个集装箱后面蹲了一会,听到卡车厚重的声音,趁卡车上的人下来和Mike交谈时,偷偷地利用司机挡住自己,偷偷地打开门,藏了进去。


里面都是衣服,Root扒开衣服一看,果不其然,全是毒品,不然司机和Mike看着关系怎么这么好。

过了很久了

Root微微把门打开一条缝,已经到了纽约了,司机把车停在了一个小巷里,趁司机还没下车Root打开门逃走了,看了看周边的环境,脑海里记下了这个毒窝地址,往Shaw的家里赶去。





◝( ˙ ꒳ ˙ )◜自己都没脸看
(σ゚∀゚)σ老样子,不许打我

Just like you said (4)

一如既往满满的bug∠( ᐛ 」∠)_
不许打我!!ԅ(¯﹃¯ԅ)




那三个人把她带到了一个废弃工厂,里面有一个人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桌子上乱糟糟的,她隐约看到了毒品。

她看了看那个人,她想起来了,是以前一窝端掉的毒贩。

原来那伙人有几个人当时逃了出来,来到了这个偏远的地方,又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他们心里还记恨着小分队,这不,刚好有手下看到Root在农场里。

等到Root从农场离开,他们便一路跟着Root,等待时机。

Root在心里白眼都翻上天了,天呐,这是倒了什么霉。

那伙人并不想要钱啊什么的,他们只想虐待Root,只有看她受罪痛苦的样子才能缓解当时帮派被瓦解的痛,那些人好不容易逃出来,窘迫地来到这里重新开始,这回抓到了落单的Root,怎么能不把握好这个机会呢?

Root嘲讽地笑了一声

那个坐在沙发上的被称为“Mike”的头儿,把烟狠狠地丢到地上,“Go to hell!!bitch!”随着话音落下,一个粗糙壮大的拳头落在了Root本来就瘦的凹下去的脸颊,Root的脸火辣辣的,血从嘴里流了出来,她就这么被绑着,任人宰割,这时TM没有一点声音,她在心里苦笑着,逃过了Samaritan却没逃过一个小小的黑帮。

他们似乎并不着急折磨Root,他们太残忍了,他们要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把痛苦渗入进Root的身体,甚至是她的意志。

她被人拖着进了一个漆黑一片的屋子,脏兮兮的,还能听到老鼠吱吱的叫声,都是老鼠屎和潮湿泥土混合的味道,令人作呕。

Root摸索着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无力地靠着墙头,现在连活着也是奢侈的了。







(`∀´)Ψ我是坏人嘿嘿嘿

Just like you said (3)

有好多的Bug◝( ˙ ꒳ ˙ )◜对不住呀
◝( ˙ ꒳ ˙ )◜不许打我哦





Root驾着车飞驰在空旷的马路上,她迫不及待要看到Shaw了。

TM的声音传来:“There is a car behind you,they are coming toward you,you are in danger.”

Root还没反应过来,“Who?”

就在那一刹那,她的一个轮胎漏气了,车子速度太快了,刹车在那一刻似乎起不到什么效果,连车带人翻进了路边的水沟,Root被压在车里面,她在回忆刚刚的一切,她好像看见后面有辆车,快速逼近她,副驾驶的一个蒙面的人拿枪射中了她的轮胎,可是,为什么?

Samaritan不是已经灭了吗,那会是谁。

Root的思绪拉到眼前,她头部被安全气囊挡了一下,才没有受很重的伤,手臂被碎玻璃划了几道口子,她艰难地把破烂的门踹开,慢慢地爬了出去,她环顾四周,一条马路,随处可见的杂草,没有人烟。

等等

马路上有一辆车,是刚刚袭击自己的,Root身上没有武器,TM给她准备的大杀器都在副驾驶的抽屉里。

Root想自己是拿不到了。

TM自从她受伤以来,就没怎么讲话,连现在她都静寂无声,为什么?

Root在那一瞬间有好多的疑问。

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她还想再看看Shaw,哪怕一眼也好。

那伙人从车上下来,三个人,都拿着枪,蒙着脸,Root感觉他们有些熟悉,却又不太清楚。

Root不知所措,TM像消失了一样,自己也无缚鸡之力,她苦笑了一下,自己可能真的要踏上去天堂的路了。




小学生文笔我自己都受不鸟◝( ˙ ꒳ ˙ )◜
我的英文很烂,语法错了啥的别打我哦◝( ˙ ꒳ ˙ )◜

Just like you said (2)

本渣渣又来了◝( ˙ ꒳ ˙ )◜
有很多地方有些错误
◝( ˙ ꒳ ˙ )◜对不住啦



Shaw既生气又无奈,气的是Root竟然没告诉自己她还活着,无奈的是这个疯女人就这么给自己搞了一身伤。

在Samaritan输了之后,TM把Root送到了一个偏远的农场,因为那里既没有危险也可以让Root好好养伤,这是TM自己的决定,她不能让她再受伤了。Root一开始是拒绝的,她一直吵着TM放她回去。

后来Root也想通了,把伤养好了,再回去也来得及。她不想Shaw看到太脆弱的自己。

农场里的伙计对这个外来的女人很好,三个月来一直是一个叫Lily的小女孩照顾她,她们无话不谈,Root告诉了她之前发生的一切,连Lily也很想见见那个在7000多次模拟中宁愿自杀也不愿伤害Root的Shaw。

在Root度过三个月时间的养伤时间后,她的身体即使恢复了但也比以往差了很多,甚至多走些路都会感到痛苦,她很想回到Shaw身边。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回去,她只知道回家的路很远很累,可这算什么呢,一想到能见到Shaw,她浑身充满了力量。

前一天晚上收拾好行李,装好干粮,第二天和农场里的好心人们告别,她紧紧地抱了Lily一会,“I promise I'll come back to see you.”


TM给她找了一辆车,她以为可以马上奔入Shaw温暖的怀抱了,可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乱七八糟
∠( ᐛ 」∠)_小学生文笔我自己都无力吐槽
别骂我哦◝( ˙ ꒳ ˙ )◜

Just like you said (1)

啊哈哈哈哈哈我终于会取名字了
我的文笔自己都没眼看
◝( ˙ ꒳ ˙ )◜写的不好勿喷
( ´・ᴗ・` )







Shaw最近很消沉,尽管她没有任何感情,她除了拯救号码就整天喝酒。
Root已经走了三个月了。
Shaw感觉自己像个傀儡,没有Root不合时宜的调戏和那张偶尔讨厌的脸,Shaw总感觉哪里空空的。

Shaw难得早早地从酒吧离开回了家,也许她厌倦了,也许她的直觉告诉她今天早点回家会有惊喜。

走到家门口Shaw就发现自己感觉怪怪的,她摇了摇头,一切都是假的。

门口有一双鞋,黑色的皮鞋,破破烂烂的,Shaw愣住了,那不规则的摆放,那款式,一向是Root的作风。Shaw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许是盗贼?可自己家里也没有好偷的,除了冰箱里满满当当的牛排和酒。

Shaw很警惕地拿着枪,缓缓地移动,卧室门微开着,推开门,上膛,瞄准。

Shaw呆住了,连枪都拿不住了,手微微抖着,她不知道自己举了多久,手好像失去了知觉,她怎么控制不住自己了呢。

一个瘦长的人影,身上衣衫褴褛,带着血迹,就这么静静地蜷缩着。

Shaw怀疑是不是酒有毒,使自己产生了幻觉,她轻轻地把枪放到桌子上。

轻轻地走到床边,“Roo...t?”她的声音颤抖着,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Root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缓缓睁开眼,面色苍白,脸颊凹陷下去,恐怖极了,“Hey,Sweetie……”





Shaw眼眶微红,缓慢地清理Root身上的伤口,Root的肋骨已经很明显的凸出来了,她太瘦了,Shaw给她找了几件干净的衣服,白色的衬衫让她看起来像一张白纸,揉皱过的。

单身狗依旧为名字烦恼◝( ˙ ꒳ ˙ )◜

七夕快乐!( ´・ᴗ・` )
单身狗来更文啦๛ก(ー̀ωー́ก)biu~


深海里,深不见底,周围一片黑暗,Root拼命往上游,当她快筋疲力尽时,她仿佛看到海面的一点光亮,她使出最后一点力气...
10m
9m
.
.
.
马上就到了

突然

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往下拉扯,她大声尖叫,脚拼命踢...
“Root?Wake up!”
“Root!”
Root从噩梦中醒来,眼前一个黑色人影晃动,眼前的一切慢慢清晰起来,是自己的家,是自己和Shaw的家。

Root全身是汗,眼里满是恐惧,这个噩梦她常常做到,在TM隐瞒她活着的那段时间里。

Shaw俯下身,吻在Root的额头上,用纸巾轻轻擦拭她的汗。

Root把Shaw拉下来,紧紧地抱住她,Shaw轻轻拍着她的背,“It's ok,it's ok……”

“Don't leave me alone……”
“Never.”

我真的不会取名字٩۹(๑•̀ω•́ ๑)۶

随便看看哦٩(˃̶͈̀௰˂̶͈́)و


Root的伤好了,恢复了以前的活力,可她的身体再也不如以前了,她的伤口下雨会疼,冬天会疼。


这是个阴雨天,Shaw早早结束任务匆匆忙忙回了家,她的着急使她全身差不多快湿透了,她知道现在Root一定很难受,她要回家,她要去抱着她。

当Shaw用一种近乎拆了房子的力气开了门后,直奔卧室,那个细长的身影,背对着Shaw,盖着单薄的毯子,蜷缩着,Shaw在那一刻恍惚了,下一刻冲到床前,Root满身是汗,眉头紧蹙,Shaw轻轻扳过她的身子,Root看见Shaw后给了她一个难看到极点的微笑—苍白的,虚弱的微笑,Shaw轻轻抚摸着Root的脸。
Shaw拿来毛巾,把Root身上的汗擦干,为她换上干净的衣服,Shaw拿来一床厚被子,为Root轻轻盖上,慢慢地躺上床,搂着Root冰冷的身子,轻轻抚摸着她的背,Shaw轻轻给了Root一个吻。加重了搂着Root的力道。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是晴天了,Root觉得自己的身体稍微好点了,转过头才发现,Shaw连鞋子衣服都没脱就睡着了,Root看着这个女人可爱的睡颜,不禁笑了笑,给了那个熟睡的人儿一个甜甜的吻。
Shaw醒了,就看见Root一脸笑容看着自己,“Good morning.”“Morning.”

又是美好的一天……

(・ω・)ノ取啥名字好呢

小学生文笔
(●°u°●)​ 」嘻嘻



当TM通知Shaw找到Root时,Shaw发誓那是她这辈子看到过的最虚弱的Root。Shaw一想起Root从前有活力,经常在不合时宜的时候调情的时候,她就觉得很难受。
现在的Root面色苍白,整个人已经消瘦了一圈,Shaw想:如果TM的显示屏是她的脸的话,她回去把它砸个粉碎,因为TM没有照顾好Root。


Root缓缓睁开眼,她的眼前一片模糊,Shaw在她的眼前只是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的影子,她觉得很熟悉,可又不相信那是她的Shaw。
“Shaw?”Shaw听到床上的人声音沙哑的喊着自己的名字,她赶紧上前,握住Root的手,她试着用Root以前那样开朗的笑容回应她:“Sweetie,did you miss me?”她的笑容有些牵强,可对才刚刚看得清东西的Root来说,她已经非常满足了。


Shaw每天处理号码时,Root就乖乖在医院里,她的身体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Shaw坚决不让,她认为她需要是完全的静养,在Root快磨破嘴皮子,好说歹说一个小时后,Shaw只允许她稍微走动一下。

每天Shaw回来时,都会带点Root喜欢的东西,每次她看着Root吃的很香的时候,她就很满足。

一到睡觉时间,Root就要和Shaw一起睡,Shaw一开始并不同意,她怕压到她的伤口,但在Root坚持要求下,她只好抱着Root一起睡了。



Shaw处理完号码,早早地来到医院,拎着Root最喜欢的苹果,当她推开病房门,发现房间里没有Root的身影,她着急了起来,她她差点要去监控室把Root的踪迹找出来时,“Shaw?”Root完好无损地站在Shaw面前,Shaw的心情像坐了过山车一样,“你去哪了!!?”Shaw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Root看着面前的小个子女人发怒的样子,她喜欢极了,太可爱了。“我只是出去散了个步,别紧张,你这样子真让我忍不住~”Root用她俏皮的声音说道。

Shaw一把把她拉过来,把她压倒在床上,把她双手扣住,“我也快忍不住了呢。”

Shaw吻上了Root的唇,沿着脖子,慢慢的.......